社交账号登录

社交账号登录

0/34

上传头像

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,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

头像

预览

忘记密码

设置新密码

文化

《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》

唐俟2019-05-04 06:25:07

“只能先从觉醒的人开手,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。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,肩住了黑暗的闸门,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;此后幸福的度日,合理的做人。”

今天是五四运动 100 周年。在中国的语境中,它既是一次反帝救亡的学生运动,也是新文化运动的一个结果。

而新文化运动,与《新青年》和它的前身《青年杂志》息息相关。

我们今天的纪念,是直接拿来:100 年前,先行者如何看世界,如何设置议题,如何推动了中国进步……

《好奇心日报?#26041;?#22825;的更新文章,全部来自当年杂志。


我作这一篇文的本意,其实是想研究怎样改革家庭;又因为中国亲权重,父权更重,所?#26434;认攵杂?#20174;来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父?#28216;?#39064;,发表一点意见。总而言之:只是革命要革到老子身上罢了。但?#25105;?#22823;模大样,用了这九个字的题目呢?这有两个理由:

第一,中国的“圣人之徒?#20445;?#26368;恨人动摇他的两样东西。一样不必?#25285;?#20063;与我辈绝不相干;一样便是他的伦常,我辈却不免?#26082;?#21457;几句议论,所以株连牵扯,很得了许多“铲伦常”“禽兽行”之类的恶名。他们以为父?#26434;?#23376;,有绝对的权力和威严;若是老子说话,当然无所不可,儿子有话,却在?#27492;?#20043;前早已错了。但祖父子孙,本来各各都只是生命的桥梁的一级,决不是固定不易的。现在的子,便是将来的父,也便是将来的祖。我知道我辈和读者,若不是现任之父,也一定是候补之父,而且也都有做祖宗的希望,所差只在一个时间。为想省却许多麻烦起见,我们便该无须?#25512;?#23613;可先行占住了?#25103;紓?#25670;出父亲的尊严,谈谈我们和我们子女的事;不但将来着手实行,可以减少困难,在中国也顺理成章,免得“圣人之徒”听了害怕,总算是一举两得之至的事了。所?#36816;担?#25105;们怎样做父亲。”

第二,?#26434;?#23478;庭问题,我在“新青年”的“随?#26032;肌?二五、四十、四九)中,曾经略?#36816;?#21450;,总括大意,便只是从我们起,解放了后来的人。论到解放子女,本是极平常的事,当然不必有什么讨论。但中国的老年,中了?#19978;?#24815;旧思想的毒太深了,决定悟不过来。譬如早晨听到乌鸦叫,少年毫不介意,迷信的?#20808;耍?#21364;总须颓唐半天。虽然很可怜,然而也无法可救。没有法,便只能先从觉醒的人开手,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。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,肩住了黑暗的闸门,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;此后幸福的度日,合理的做人。

还有,我曾经?#25285;?#33258;己并非创作者,便在上海报纸的“新教训”里,挨了一顿骂。但我辈评论事情,总须先评论了自?#28023;?#19981;要冒充,才能象一篇说话,对得起自己和别人。我自己知道,不特并非创作者,并且也不是真理的发见者。凡有所说所写,只是?#25512;?#26085;见闻的事理里面,取了一点心以为然的道理;至于?#21344;?#31350;竟的事,却不能知。便是?#26434;?#25968;年以后的学说的进步和变迁,也说不出会到如何地步,单相信比现在总该还有进?#20132;?#26377;变迁罢了。所?#36816;担?#25105;们现在怎样做父亲”。

我现在心以为然的道理,极其简单。便是依据生物界的现象,一,要保存生命;二,要?#26377;?#36825;生命;三,要发展这生命(就是进化)。生物都这样做,父亲也就是这样做。

生命的价值和生命价值的高下,现在可以不论。单照常识判?#24076;?#20415;知道既是生物,第一要紧的自然是生命。因为生物之所以为生物,全在有这生命,否则失了生物的意义。生物为保存生命起见,具有种?#30452;?#33021;,最显著的是食欲。因有食欲才摄取食品,因有食品才发生温热,保存了生命。但生物的个体,总免不了老衰和死亡,为继续生命起见,又有一?#30452;?#33021;,便是?#26434;?#22240;?#26434;?#25165;?#34892;?#20132;,因?#34892;?#20132;才发生苗裔,继续了生命。所以食欲是保存自?#28023;?#20445;存现在生命的事;?#26434;?#26159;保存后裔,保存永久生命的事。饮食并?#20146;?#24694;,并非不净;性交也就并?#20146;?#24694;,并非不净。饮食的结果,养活了自?#28023;杂?#33258;?#22909;?#26377;恩;性交的结果,生出子女,?#26434;?#23376;女当然也算不了恩。——前前后后,都向生命的长途走去,仅有先后的不同,分不出谁受谁的恩典。

?#19978;?#30340;是中国的旧见解,竟与这道理完全相反。夫妇是“人?#23383;?#20013;?#20445;此?#26159;“人?#23383;?#22987;?#20445;?#24615;交是常事,却以为不净;生育也是常事,却以为天大的大功。人人?#26434;?#23130;姻,大抵先?#20889;?#30528;不净的思想。亲戚朋?#24310;行?#22810;戏谑,自己也?#34892;?#22810;羞涩,直到生了孩子,还是躲躲闪闪,怕敢声明;独有?#26434;?#23401;子,却威严十足。这?#20013;?#24452;,简直可?#36816;?#26159;和偷了钱发迹的财主,不相上下了。我并不是?#25285;?#22914;他们攻击者所意想的,——人类的性交也应如别种动物,随便举行;或如无耻流氓,专做些下流举动,自鸣得意。是?#25285;?#27492;后觉醒的人,应该先洗净了东方固有的不净思想,再纯洁明白一些,了解夫妇是伴侣,是共同劳动者,又是新生命创造者的意义。所生的子女,固然是受领新生命的人,但他也不永久占领,将来还要交付子女,象他们的父母一般。只是前前后后,都做一个过付的经手人罢了。

生命?#25105;?#24517;需继续呢?就是因为要发展,要进化。个体既然免不了死亡,进化又毫无止境,所以只能?#26377;?#30528;,在这进化的路上走。走这路须有一种内的努力,有如单细胞动物?#24515;?#30340;努力,积久才会繁复,无脊椎动物?#24515;?#30340;努力,积久才会发生脊椎。所以后起的生命,总比以前的更有意义,更近完全,因此也更有价?#25285;?#26356;可宝贵;前者的生命,应该牺牲于他。

但?#19978;?#30340;是中国的旧见解,?#26234;?#24688;与这道理完全相反。本位应在幼者,却反在长者;置重应在将来,却反在过去。前者做了更前者的牺牲,自?#20309;?#21147;生存,却苛责后者又来专做他的牺牲,毁灭了一切发展本身的能力。我也不是?#25285;?#22914;他们攻击者所意想的,——孙子理应终日?#21019;?#20182;的祖父,女儿必须时时咒骂他的亲娘。是?#25285;?#27492;后觉醒的人,应该先洗净了东方古传的谬误思想,?#26434;?#23376;女,义务思想须加多,而权利思想却大可切实核减,以准?#29238;?#20316;幼者本位的道德。况且幼者受了权利,也并非永久占有,将来还要?#26434;?#20182;们的幼者,仍尽义务。只是前前后后,都做一切过付的经手人罢了。

“父子间没有什么恩”这一个断语,实是招致“圣人之徒”面红耳赤的一大原因。他们的误点,便在长者本位与利己思想,权利思想很重,义务思想和责任心却很轻。以为父子关?#25285;?#21482;须“父兮生我”一件事,幼者的全部,便应为长者所?#23567;?#23588;其堕落的,是因此责望报偿,以为幼者的全部,理该做长者的牺牲,殊不知自然界的?#25165;牛?#21364;件件与这要求反对,我从古以来,逆天行事,于是人的能力,十分萎缩,社会的进步,也就跟着停顿。我们虽不能说停顿便要灭亡,但?#29616;?#36827;步,总是停顿与灭亡的路相近。

自然界的?#25165;牛?#34429;不免也有缺点,但结合长幼的方法,却并无错误。他并不用“恩?#20445;?#21364;给与生物以一种天性,我们称他为“爱”。动物界中除了生子数目太多一一爱不周到的如鱼类之外,总是挚爱他的幼子,不但绝无利益心情,甚或至于牺牲了自?#28023;?#35753;他的将来的生命,去上那发展的长?#23613;?/p>

人类也不外此,欧美家庭,大抵?#26434;?#32773;弱者为本位,便?#20146;?#21512;于这生物学的真理的办法。便在中国,只要心思纯白,未曾经过“圣人之徒”作践的人,也都自然而然的能发现这一种天性。例如一个村妇哺乳婴儿的时候,决不想到自己正在施恩;一个农夫娶妻的时候,也决不以为将要放债。只是有了子女,即天然相爱,愿他生存;更进一步的,便还要愿他比自己更好,就是进化。这离绝了交换关?#36947;?#23475;关系的爱,便是人伦的索子,便是所谓“纲”。倘如旧?#25285;?#25273;煞了“爱?#20445;?#19968;味说“恩?#20445;?#21448;因此责望报偿,那便不但败坏了父子间的道德,而且也大反于做父母的实际的真情,播下乖剌的种子。有人做了乐府,说是“劝孝?#20445;?#22823;意是什么“儿子上学堂,母亲在家磨?#23588;剩?#39044;备回来给他喝,你还不孝么”之类,自以为“拚命卫道”。殊不知富翁的?#27704;?#21644;穷人的豆浆,在爱情上价值同等,而其价值却正在父母当时并无求报的心思;否则变成买卖行为,虽然喝了?#27704;遙?#20063;不异“人乳喂猪?#20445;?#26080;非要猪肉肥美,在人伦道德上,丝毫没有价值了。

所以我现在心以为然的,便只是“爱”。

无论何国何人,大都承认“爱己”是一件应当的事。这便是保存生命的要义,也就是继续生命的根基。因为将来的运命,早在现在决定,故父母的缺点,便?#20146;?#23385;灭亡的伏线,生命的危机。易卜生做的“群鬼”(?#20449;?#23478;洵君译本,载在“新潮”一卷五号)虽然重在?#20449;?#38382;题,但我们也可以看出遗传的可怕。欧士华本是要生活,能创作的人,因为父亲的不检,先天得了病毒,中途不能做人了。他又很爱母亲,不忍?#36864;?#26381;侍,便藏着吗啡,想待发作时候,由使女瑞琴帮他吃下,?#26087;?#20102;自?#28023;?#21487;是瑞琴走了。他于是只好托他母亲了。

欧? “母亲,现在应该你帮我的忙了。”

阿夫人? “我吗?#20426;?/p>

欧? “谁能?#26263;?#19978;你。”

阿夫人? “我!你的母亲!”

欧? ?#32610;?#20026;那个。”

阿夫人? “我,生你的人!”

欧? “我不曾教你生我。并且给我的是一种什么日子?我不要他!你拿回去罢!”


这一段描写,实在是我们做父亲的人应该震惊戒惧佩服的;决不能昧了良心,说儿子理应受罪。这种事情,中国也很多,只要在医院做事,便能时时看见先天梅毒性病儿的?#26131;矗?#32780;且傲然的送来的,又大抵是他的父母。但可怕的遗传,并不只是梅毒;另外许多精神上体质上的缺点,也可以传之子孙,而且久而久之,连社会都蒙着影响。我们?#20063;?#39640;谈人?#28023;?#21333;为子女?#25285;?#20415;可?#36816;?#20961;是不爱己的人,实在欠缺做父亲的资格。就令硬做了父亲,也不过如古代的草寇称王一般,万万算不了正统。将来学问发达,社会改造时,他们侥幸留下的苗裔,恐怕总不免要受善种学(Eugenics)者的处置。

《新青年?#36820;?#20845;卷第六号上的启事

倘若现在父母并没有将什么精神上体质上的缺点交给子女,又不遇意外的事,子女便当然健?#25285;?#24635;算已经达到了继续生命的目的。但父母的责?#20301;?#27809;有完,因为生命虽然继续了,却是停顿不得,所以还须教这新生命去发展。凡动物较高等的,?#26434;?#24188;雏,除?#25628;?#32946;保护以外,往往还教他们生存上必需的本领。例如飞禽便教?#19978;瑁?#40503;兽便教搏击。人类更高几等,便也有愿意子孙更进一层的天性。这也是爱,上文所说的是?#26434;?#29616;在,这是?#26434;?#23558;来。只要思想未遭锢蔽的人,谁也?#19981;?#23376;女比自己更强,更健?#25285;?#26356;聪明高尚,——更幸福;就是超越了自?#28023;?#36229;越?#26031;?#21435;。超越便须改变,所以子孙?#26434;?#31062;先的事,应该改变,“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?#21483;?#30691;?#20445;?#24403;然是曲?#25285;?#26159;退婴的病根。假使古代的单细胞动物,也遵着这教?#25285;?#37027;便永远不敢分?#36874;?#22797;,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类了。

幸而这一类教?#25285;?#34429;然害过许多人,却还未能完全扫尽了一切人的天性。没有读过“圣贤书”的人,还能将这天性在名教的斧钺底下,时时流露,时时萌蘖;这便是中国人虽然雕落萎缩,?#27425;?#28781;绝的原因。

所以觉醒的人,此后应将这天性的爱,更?#27704;?#24352;,更加醇化;用无我的爱,自?#20309;?#29298;于后起新人。开宗第一,便是理解。往昔的欧人?#26434;?#23401;子的误解,是以为成人的预?#31119;?#20013;国人的误解,是以为缩小的成人。直到近来,经过许多学者的研究,才知道孩子的世界,与成人截然不同;倘不先行理解,一味蛮做,便大碍于孩子的发达。所以一切设施,都应该以孩?#28216;?#26412;位,日本近来,觉悟的也很不少?#27426;杂?#20799;童的设施,研究儿童的事业,都非常兴盛了。第二,便是指导。时势既有改变,生活也必须进化;所以后起的人物,一定尤异于前,决不能用同一模?#20572;?#26080;理嵌定。长者须是指导者协商者,却不该是命令者。不但不该责幼者供奉自?#28023;?#32780;?#19968;?#39035;用全?#26412;?#31070;,专为他们自?#28023;?#20859;成他们?#24515;?#21171;作的体力,纯洁高尚的道德,广博?#26434;?#33021;容纳新潮流的精神,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,不被淹没的力量。第三,便是解放。子女是即我非我的人,但既已分立,也便是人类中的人。因为即我,所以更应该尽教育的义务,交给他们自立的能力;因为非我,所以也应同时解放,全部为他们自己所有,成一个独立的人。

这样,便是父?#20184;杂?#23376;女,应该健全的产生,尽力的教育,完全的解放。

但有人会怕,?#36335;?#29238;母从此以后,一无所有,无聊之极了。这种空虚的恐怖和无聊的感想,也?#21019;用?#35823;的旧思想发生;倘明白了生物学的真理,自然便会消灭。但要做解放子女的父?#31119;?#20063;应预备一种能力。便?#20146;?#24049;虽然已经带着过去的色采,却不失独立的本领和精神,有广博的趣味,高尚的娱乐。要幸福么?连你的将来的生命都幸福了。要“?#36947;?#36824;童?#20445;?#35201;“老复丁”么?子女便是“复丁?#20445;家讯?#31435;而且更好了。这才是完了长者的任务,得了人生的慰安。倘若思想本领,样样照旧,专以?#23433;?奚谷)”为业,行辈自豪,那便自然免不了空虚无聊的苦痛。

或者又怕,解放之后,父子间要疏隔了。欧美的家庭,专制不及中国,早已大家知道;往者虽有人比之禽兽,现在却连“卫道”的圣徒,也曾替他们辩护,说并无“逆子?#35757;堋?#20102;。因此可知?#20309;?#20854;解放,所以相亲;惟其没?#23567;熬新巍?#23376;弟的父兄,所以也没有反抗“?#26032;巍?#30340;“逆子?#35757;堋薄?#33509;威?#35780;?#35825;,便无论如何,决不能?#23567;巴?#24180;有道之长”。例便如我中国,汉有举孝,唐?#34892;?#24716;力田科,清末也还?#34892;?#24265;方正,都能换到官做。父恩谕之于先,?#35782;?#26045;之于后,然而割股的人物,究属寥?#21462;?#36275;可证明中国的旧学说旧手?#21361;?#23454;在从古以来,并无?#22841;В?#26080;非使坏人增长些虚?#20445;?#22909;人无端的多受些人我都无利益的苦痛罢了。

独?#23567;?#29233;”是真的。?#21453;?#24341;孔融?#25285;?#29238;之于子,当有何亲?论其本意,实为情欲发耳。子之于?#31119;?#20134;复奚为,譬如寄物瓶中,出则离矣。”(汉末的孔府上,很出过?#29238;?#26377;特色的奇人,不象现在这般冷落,这话也许确是北海先生所?#25285;?#21482;是攻击他的偏是?#21453;?#21644;曹操,教人发笑罢了。)虽然也是一种?#26434;?#26087;说的打击,但实于事理不合。因为父母生了子女,同时又有天性的爱,这爱又很深广很长久,不会即离。现在世界没有大同,相爱还有差等,子女?#26434;?#29238;?#31119;?#20063;便最爱,最关切,不会即离。所以疏隔一层,不劳多?#24688;?#33267;于一种例外的人,或者?#21069;?#25152;能钩连。但若爱力尚?#20063;?#33021;钩连,那便任凭什么“恩威,名分,天经,地义”之类,更是钩连不住。

《新青年?#36820;?#20845;卷第六号上的广告

或者又怕,解放之后,长者要吃苦了。这事可分两层:第一,中国的社会,虽说“道德好?#20445;?#23454;际却太缺乏相爱相助的心思。便是“孝”?#20658;摇?#36825;类道德,也都是旁人毫不负责,一味收拾幼者弱者的方法。在这样社会中,不?#35272;?#32773;难于生活,即解放的幼者,也难于生活。第二,中国的?#20449;?#22823;抵未老先衰,甚至不到二十岁,早已老态可掬,待到真实衰老,便更须别人扶持。所以我?#25285;?#35299;放子女的父?#31119;?#24212;该先有一番预?#31119;?#32780;?#26434;?#22914;此社会,尤应该改造,使他能适于合理的生活。许多人预备着,改造着,久而久之,自然可望实现了。单就别国的往时而言,斯宾塞未曾结婚,不闻他侘傺无?#27169;?#29926;特早没有了子女,也?#23588;弧?#23551;终正寝?#20445;?#20309;况在将来,更何况有儿女的?#22235;?

或者又怕,解放之后,子女要吃苦了。这事也有两层,全如上文所?#25285;?#19981;过一是因为老而无能,一是因为少不更事罢了。因此觉醒的人,愈觉有改造社会的任务。中国相传的成法,谬误很多:一种是锢闭,以为可以与社会隔离,不受影响。一种是?#35848;?#20182;恶本领,以为如此才能在社会中生活。用这类方法的长者,虽然也含有继续生命的好意,但?#26085;?#20107;理,却决定谬误。?#36865;?#36824;有一种,是传授些周旋方法,教他们顺应社会。这与数年前?#30149;?#23454;用主义”的人,因为市上有假洋钱,便要在学校里遍教学生看洋钱的法子之类,同一错误。社会虽然不能不?#26082;?#39034;应,但决不是正当办法。因为社会不?#36857;?#24694;现象便很多,势不能一一顺应;倘都顺应了,又违反了合理的生活,倒走了进化的路。所以根本方法,只有改良社会。

就实际上?#25285;?#20013;国旧理想的家族关系父子关系之类,其实早已?#35272;!?#36825;也非“于今为?#25671;保?#27491;是“在昔已然”。历来都竭力表彰“五世同堂?#20445;?#20415;足见实际上同居的为难;拚命的劝孝,也足见事实上孝子的缺少。而其原因,便全在一意提倡虚伪道德,蔑视了真的人情。我们试一翻大族的家谱,便知道?#35760;?#31062;宗,大抵是单身迁居,成家立为;一到聚族而居,家谱出版,却已在零落的中涂了。况在将来,迷信破了,便没有哭竹,卧冰;医学发达了,也不必尝秽,割股。又因为经济关?#25285;?#32467;婚不得不迟,生育因此也迟,或者子女才能自存,父母已经衰老,不及?#35272;?#20182;们供养,事实上也就是父母反尽了义务。世界潮流?#22971;?#30528;,这样做的可以生存,不然的便都衰落;无非觉醒者多,?#26377;?#20154;力,便危机可望较少就是了。

但既如上言,中国家庭,实际久已?#35272;#?#24182;不如“圣人之徒”纸上的空?#31119;?#21017;?#25105;?#33267;今依然如故,一无进步呢?这事很容易解答。第一,?#35272;?#32773;自?#35272;#?#32416;缠者自纠缠,设立者又自设立;毫无戒心,也不想到改革,所以如?#30465;?#31532;二,以前的家庭中间,本来常有勃谿,到了新名词流行之后,便都改称“革命?#20445;?#28982;而其实也仍是讨嫖钱至于相骂,要赌本至于相打之类,与觉醒者的改革,截然两?#23613;?#36825;一类自称“革命”的勃谿子弟,纯属旧式,待到自己有了子女,也决不解放;或者毫不管理,或者反要寻出“孝经?#20445;?#21202;令诵读,想他们“学于古训?#20445;?#37117;做牺牲。这只能全归旧道德?#19978;?#24815;旧方法负责,生物学的真理决不能妄任其咎。

既如上言,生物为要进化,应该继续生命,那便“不孝有三无后为大?#20445;?#19977;妻四妾,也极合理了。这事也很容易解答。人类因为无后,绝了将来的生命,虽然不幸,但若用不正当的方法手?#21361;?#33503;延生命而害及人?#28023;?#20415;该比一人无后,尤其“不孝”。因为现在的社会,一夫一妻制最为合理,而多妻主义,?#30340;?#20351;人群堕落。堕落近于退化,与继续生命的目的,恰恰完全相反。无后只是灭绝了自?#28023;?#36864;化状态的有后,便会毁到他人。人类总?#34892;?#20026;他人牺牲自己的精神,而况生物自发生以来,交互关联,一人的血?#24120;?#22823;抵总与他人有多少关?#25285;?#19981;会完全灭绝。所以生物学的真理,决非多妻主义的护符。

总而言之,觉醒的父?#31119;?#23436;全应该是义务的,利他的,牺牲的,很不易做;而在中国尤不易做。中国觉醒的人,为想随顺长者解放幼者,便须一面清结旧帐,一面开辟新路。就是开首所说的“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,肩住了黑暗的闸门,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;此后幸福的度日,合理的做人。”这是一件极伟大的要紧的事,也是一件极困苦艰难的事。

但世间又有一类长者,不但不肯解放子女,并?#20063;?#20934;子女解放他们自己的子女;就是并要孙子曾孙都做无谓的牺牲。这也是一个问题;而我是愿意平和的人,所以?#26434;?#36825;问题,现在不能解答。? ??

(原载《新青年?#36820;?#20845;卷第六号,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一日)

作者简介

唐俟,即鲁迅(1881.9.25—1936.10.19),原名周樟寿,1898 年改为周树人,笔名鲁迅、唐俟等,字豫?#20581;?#35947;亭,后?#25343;?#20026;豫才。20 世纪中国重要作家、新文化运动的领?#26082;耍?#21516;时是学者、翻译家、思想家。作品包括杂文、?#21776;?#23567;说、评论、散文等,?#26434;?#20116;四运动以后的中国文化与中国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
题图为?#31471;影桑?#29240;爸?#36820;?#24433;剧照,来自 豆瓣

?#19981;?#36825;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,每天看点不一样的。

波尔多四大官网
1级鬼片黄色片名 湖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 真人二人麻将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11选5胆拖投注计划表 时时彩绝杀一码秘诀 赵微三级片 通发老虎机官网 南宁按摩休闲中心 天津快乐十分规则 时时彩计划软件 河北人社app下载 抽搐特别厉害的番号 马云未来五个赚钱 黑龙江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北京pk10遗漏统计